身材与厨艺均一流的姜妍,却被朱雨辰妈妈吐槽不合适当儿媳妇

在这个”吃瓜群众”横行,热搜天天换新的时代,爱情故事总能以千百种姿态上演。

但今天要聊的,却是一段因”妈宝男”现象而遗憾落幕的佳话。

想象一下,如果抖音上的美食博主突然遭遇《甄嬛传》级别的婆媳大戏,那画面,简直比追剧还刺激!

而我们的女主角,正是那位集美貌与厨艺于一身的姜妍。

而她与朱雨辰的故事,就像是现实版的《家有儿女》遇上《婆婆来了》。

从《南来北往》中的”拜金女”姚玉玲,到现实中的厨艺达人,姜妍用她的灵动演技和美味佳肴,征服了荧幕内外的心。

而这一切美好,似乎都在遇见朱雨辰的那一刻,悄然编织起了一段甜蜜的序曲。

2013年的《别叫我兄弟》,不仅是一部都市情感剧的拍摄现场,更是姜妍与朱雨辰缘分的起点。

剧中,她是温柔坚韧的叶晓晓,而他则是深情款款的佟海涛。

戏外,姜妍用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悄然捕获了朱雨辰的胃,更不经意间,也触动了他的心。

朱妈妈初见姜妍的手艺,更是赞不绝口,仿佛看到了未来儿媳妇的完美模样。

然而,爱情的道路从不是一帆风顺。

当朱雨辰满怀期待地带姜妍回家见家长时,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悄然拉开序幕。

朱妈妈,这位以爱子如命著称的母亲,用她传统的观念和严苛的标准,为这段恋情设下了难以逾越的障碍。

在朱妈妈眼中,儿媳妇应当如同自己一般,对儿子无微不至,甚至不惜牺牲自我。

而姜妍,那个在剧组里以厨艺俘获众人,在镜头前自信绽放的女子,却因一条牛仔短裤和随意的坐姿,被贴上了”轻浮”的标签。

这场因穿着和举止引发的婆媳大战,实则是两种价值观和生活态度的激烈碰撞。

朱妈妈对儿子深沉的爱,让她无法接受任何可能威胁到这份”唯一”的存在。

而姜妍,一个独立、自信的女性,自然无法也不愿成为任何人眼中的附属品。

在母亲的强烈反对下,孝顺的朱雨辰陷入了两难境地。

他试图调和,却发现自己无力改变母亲的观念,也无法放弃对姜妍的深情。

最终,这段维持了五年的感情,在无数次挣扎与无奈中,走向了分手的结局。

镜头前,朱雨辰的泪水,是对逝去爱情的惋惜,也是对无法挣脱母爱围城的无奈。

而姜妍,在经历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后,选择了将重心放回事业。

她用自己的努力和才华,证明了即使没有爱情的滋润,也能活出自我,绽放光彩。

如今,她在影视圈的地位日益稳固,成为了众多人心中的女神。

回望这段故事,我们不禁感叹:在爱情与亲情的交织中,每个人都在寻找着自己的位置。

朱雨辰的无奈,姜妍的坚强,以及朱妈妈那份深沉却略显畸形的母爱,共同编织了一曲关于成长、选择与牺牲的悲歌。

它提醒我们,爱,需要边界与尊重。无论是母爱还是爱情,都不应成为束缚对方、牺牲自我的理由。

真正的爱,是让对方成为更好的自己,而非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塑造对方。

在这个充满变数的世界里,愿我们都能找到那份属于自己的、不受任何束缚的爱,勇敢地活出自我,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芒。

豪门破碎,脸也毁了,她居然还能翻身

《墨雨云间》追完了,吴谨言真真是复仇女神。

她很神奇,演复仇爽剧,古偶界没人演得过她,很多个片段里,我都能看到她眼中的坚定,她那不死不休的决绝。

她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她演的薛芳菲是个劲草一般的女性,看着柔弱,实则坚韧。在被前夫无情谋害后不仅捡回一条命,还能用自己的智慧与谋略杀回来。

网友评价她:被际遇吹到无限逼平地面,却又能在挣扎中挺立,疾风里无限伸展着她的根系,生命力顽强。

其实,薛芳菲这类女性在影视剧中并不少见,我称之为“劲草型”女主。

她们坚韧如丝,不为劲风而折。

《花间令》里的杨采薇,郑合惠子只演了两集,就小爆了一把。

杨采薇本是高门贵女,却惨遭流放,途中路遇盗匪全家被灭,只剩她一人侥幸存活。

然而脸上被砍了一刀,横着一道长长的刀疤,只能在义庄做个收尸人。

她瘦小的身躯拉着一具具尸体,走在街上被当瘟神一样躲着,被暗暗唾骂,扔石头。但即便身处逆境,从未见她屈服,反而有种向上的生命力。

作为最底层的背尸人,她热爱自己的职业,对尸体充满尊重和悲悯。

她曾对着尸体说,“你别害怕,我刚已经替你试过了,(棺材)长短,大小,软硬都刚好,你躺进去应该会很舒服的。”

她整日穿粗布麻衣,却不邋遢,破败的小院被她收拾得整洁干净,每个棺材上都放了一盆花。

她有金子般的心,有化苦为甘的能力,即使走在路上被人扔水果,她也能接住,然后坦然地吃进嘴里。

她不轻贱自己,也不攀附他人。身居高位的青梅竹马追求自己,她说:“我容貌丑陋,身份低微,绝不是良配,还请潘大人许我退婚”。

说着自贬的话,眼中却没有一点自卑,反而浑身傲骨。她不卑不亢,从没把自己当作等待救赎的落难灰姑娘。

她没有强大背景和高贵人设,却有着耀眼到让人挪不开眼的生命力。

她是国产剧里少有的没有容貌焦虑的人,尽管脸上有疤,也绝不拿面纱遮着。

“美该是论心不论形”,她的美从灵魂中来。

《惜花芷》里的花芷。

京城贵女,长女嫡孙,身份尊贵。自小跟随祖父游历,会算数,懂观星,理科学霸。

然而花祖父刚直不阿,在朝堂谏言导致全家遭难,男丁被判流放,妇孺也被赶出府。

花芷从大家闺秀沦落为平民,我才见识到一个女性从云端跌落,却挣扎着在土里扎根的全过程。

为了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抛头露脸是常态,打马飞奔也常有。她学做生意,从卖糖葫芦开始,到摆摊卖字,开点心铺,做大酒楼,中间经历诸多磨难。

家中女眷劝她“女子不要抛头露面”,她说,“我凭本事赚钱,不丢人。”

她口才好,有脑子,有领导力,不仅能发现商机,更有远见和格局。

她始终明白一个道理,要他人救助只是暂时的,只有自救才是唯一的立世之道。

花芷就这样从一个被人看轻的小丫头,成长为落落大方的花家家主。

张婧仪被称为天选的“犟种女主”,她演花芷,很贴脸。她有野草一样旺盛的生命力,走独木桥也能走出宽阔来。

有时候,劲草般的生命力是被仇恨逼出来的,《星汉灿烂》里有一小配角,何昭君。

她出身将门,父兄都是枭雄。她是何家唯一的女儿,上面五个哥哥宠着,性格跋扈蛮横娇气。然而,只因为错信了一个男人,婚礼当天,喜袍加身,家破人亡。

大婚当日,她目睹全族被屠戮殆尽,亲人的血滴在她脸上,她才明白,原来自以为的好姻缘只是一个局,自以为的“良人”肖世子只是将她和她的家族作为谋反的工具。

那个得家族庇佑,得家人娇惯的何昭君在大婚当日就已死去,活下来是背负着全族冤死之仇的何昭君。

于是,她重回京城,嫁给了她曾看不上的男人,只是为自己和弟弟的生存寻求庇佑。

骄傲没了,但命还在。她没资格再做闺阁中娇养的花,成了寒风中坚韧的草。

她亲手砍下丈夫肖世子的头颅,以祭父兄,昔日跋扈娇蛮的大小姐,终于成了手刃仇人的武将遗孤。

《火舞黄沙》里的家春分不同,她生于贫农之家,没读过书,开局一手烂牌。

她天生断掌,算命的说她“命硬克夫,终身难见白头郎;红杏出墙,无儿无女病卧床”,她是别人口中的“不祥人”,连父母都嫌弃。

故事背景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一个女性地位卑微、受封建压迫深重的时代。

家春分只想简单的嫁人,相夫教子,命运却一直在开她的玩笑。第一次订婚,未婚夫因为和别人偷情,被赶出了寨子,她被无故退婚。

第二次父亲将她嫁给人做妾,谁知那人没有生育能力,她就被全家人欺骗着,和自己的小叔子东升“做夫妻”。

她被马贼掳走,被全寨人指责丢失了清白,应该去死,要她对着贞节牌坊三拜九叩,还差点被烧死。

她是被封建制度规训的女人,出嫁前夜,母亲告诉她:“上山结婚以后最重要的是要生养,否则作为女人,以后的日子会很艰难。”她也时刻谨记三从四德,坚守名节。

她一直坚强隐忍,淳朴善良,被人误会她也只顾着澄清,从来没想过去恨谁。

然而她被封建礼教不断伤害,抛弃,欺骗,令她逐渐看清现实的残酷与不公,她不再认命,开始反抗。

她不再对欺瞒她的丈夫唯命是从,也不再隐忍自己的爱意,并决定与爱人私奔。

有一段戏,是整部剧的高光。家春分被马贼掳走,逼到悬崖边,面临着要么死,要么被凌辱的抉择。

旁边的女人,不停的告诉她“跳下去,去死,宁死也不要丢失贞洁!”

但她看了一眼手中的断掌,奋力扯开衣服,发出了一声嘶声力竭的怒吼,她要活下去!

她主动而勇敢的冲破了思想束缚,人人都说女人的贞洁比命重要,而她偏不如那些人的意。

荒芜的黄土上,被逼迫到极致的女人终于唱出反抗的哀歌。

家春分是佘诗曼演的,那时候她还不是强势精明的Man姐,只是封建时代里一个只懂顺从的女人,一个温驯血肉里长出反骨的女人。

▲当和她一起被马贼糟蹋的女人问她“为什么不去死”时,她如是说。

她的强大不是外放的,在于一份内收。

如劲草般坚韧,也不是不掉眼泪,而是眼泪流了无数次,仍然顽强的活着,火烧不死,风刮不倒。原来,真正的生命力不在奔跑,而在不屈不挠。

劲草系女主的命运就是这样,多少次险立刀锋,就有多少次悬崖绽放。她们敢于和命运掰手腕,输了就再爬起来,她们的人格独立于天地间,闪闪发光。

57岁金龟子演反派,模样气质完美契合原著,乌尔善的选人眼光绝了

随着暑期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国产大片开始陆续跟观众见面,7月份更是有多部国产力作跟观众见面,乌尔善执导的《异人之下》便是其中之一。

电影《 异人之下 》将在7月26日登陆院线,影片改编自热门国漫《一人之下》,由胡先煦、李宛妲、冯绍峰、娜然、乔振宇等众多观众熟悉的演员出演,从演员阵容来看称得上是全明星阵容。

57岁金龟子演反派,模样气质完美契合原著,乌尔善的选人眼光绝了©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去年暑假乌尔善执导的《封神》第一部大火,乌尔善的导演实力也得到了观众的认可,所以此次由他执导的《异人之下》自然也是备受关注。

作为一部漫改电影,拍好《异人之下》的难度还是很大的,不仅要做到尊重原著,方方面面还要被拿来跟剧版做比较,所以影版的《异人之下》必须要有自己的特点。

57岁金龟子演反派,模样气质完美契合原著,乌尔善的选人眼光绝了©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看完《异人之下》的预告以及人物海报,你就会明白电影版最大的特点就是高度还原,此前在剧版《异人之下》中,彭昱畅、侯明昊等人的确让人眼前一亮,但论还原度,剧版显然是比不上影版的。

无论是胡先煦饰演的“张楚岚”还是李宛妲饰演的“冯宝宝”,不论是妆容还是服装造型都高度契合原著动漫,让人眼前一亮!

57岁金龟子演反派,模样气质完美契合原著,乌尔善的选人眼光绝了©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当然除了主角高度契合,乌尔善在配角的选择上也极其用心,最近相信很多网友都被“金龟子”刘纯燕饰演的“窦梅”刷屏了。

作为一名儿童节目主持人,金龟子可以说是无数80、90甚至00后童年的经典回忆,标志性的西瓜头,还有可爱的金龟子造型,让她成了很多人童年最美好的回忆,带给了我们很多的欢乐。

57岁金龟子演反派,模样气质完美契合原著,乌尔善的选人眼光绝了©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如今的金龟子已经57岁了,而且已经做了姥姥,但她在电影荧幕上始终保持着可爱的造型,不过这次为了演好反派“窦梅”,金龟子一改往日可爱的造型,为了更加契合漫画,发型变了,也开始尝试裙子和高跟鞋,外形的改变让金龟子气质大变,就连她女儿都直呼“不敢认”。

颜心记:又一新人物入局,成江父昭雪突破口颜南星也因她破解怪病

《颜心记》是由胡蓉、姜宁、何雨桐、陈璐莎、邹藜、刘菁编剧,于中中、蒋继正、徐棱棱执导,罗云熙、宋轶领衔主演,陈瑶、丞磊、黄日莹、古子成主演的古装悬疑爱情剧。

颜心记:又一新人物入局,成江父昭雪突破口颜南星也因她破解怪病©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网剧《颜心记》剧情日渐高潮,距离他们挖出真凶确实已经不远了。

在陆定昭畏罪自杀之后,江心白等人破除“癸草案”线索就断了。不过,既然南霁风在庭州被杀,想要重新将线索再连接起来,也就得再回庭州找线索。江心白去了庭州,京都内部只有颜南星独自留守。这倒是给了敌人钻空子的时间。

颜心记:又一新人物入局,成江父昭雪突破口颜南星也因她破解怪病©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一扭脸,原本火遍京城的花想容,有了竞争对手。倾国倾城开业了,专门针对花想容的产品和服务,各种竞品就是比花想容的价格低,明眼人一打眼就会发现,这根本就是冲着颜南星来的。

确实,江心白不在,越江王府又不太好动,想要给江心白一击,针对颜南星真是个好办法。又一新人物入局,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老板娘艳无双。

颜心记:又一新人物入局,成江父昭雪突破口颜南星也因她破解怪病©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除了艳无双之外,越江王府的王女下属白姑娘,也对颜南星心有妒忌,所以二人一起出招,想要整治一番颜南星。不过这白姑娘有点傻,自己本身越江王府的人,却稀里糊涂替对手卖命了。

等到水落石出之后,少不了她的一番好果子吃。这里暂且不说白姑娘的事,先说艳无双。这艳无双明显有后台撑腰,与花想容打持久价格战还丝毫不落下风。实在没忍住的颜南星决定夜探倾国倾城,没想到人家早就设套等着她来钻。

颜心记:又一新人物入局,成江父昭雪突破口颜南星也因她破解怪病©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其实现在离水落石出已经不远了,远的不说,就说这艳无双能够有经营美容的药膏,想必是个药石高手。从现有剧情来看,艳无双手里很有可能拿着导致颜南星每逢癸水都会变身的药剂。所以,颜南星要想成功破解变身怪病,艳无双是个很好的突破口。

而颜南星当年为何被人灌下变身药剂,无非是当年江心白在崖州救颜南星的时候,被敌人所发现。而敌人虽没有直接杀人灭口,却给颜南星服用了此药。

谢霆锋、张学友主演电影《海关战线》票房破亿,后期走势越发低迷

由邱礼涛执导,邵剑秋监制,李敏、李升编剧,谢霆锋、张学友、林嘉欣、刘雅瑟领衔主演,吴镇宇特别出演的暑期档动作影片《海关战线》上映第7天,累计票房突破1亿元大关,观影人次超过232万!

谢霆锋、张学友主演电影《海关战线》票房破亿,后期走势越发低迷©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其中,首日票房收获2438万元,次日票房2819万元,第3日票房2116万元,第4日票房1001万元,第5日票房938万元,第6日票房623万元,第7日票房预测不足500万元。在《云边有个小卖部》《寂静之地:入侵日》《头脑特工队2》等影片的冲击下,《海关战线》的票房走势并不出色。而且随着《默杀》等新片的上映,后期走势会更加低迷。

谢霆锋、张学友主演电影《海关战线》票房破亿,后期走势越发低迷©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口碑方面:猫眼评分降至9.1,淘票票评分9.3,豆瓣评分降至6.4,超过2.1万人打分,口碑表现也一般!不少观众表示,影片故事较差,导演邱礼涛拍片对细节的把控依旧“敷衍了事”。谢霆锋的颜值和动作戏份可能是这部电影为数不多偶尔能让人提得起劲的地方。

谢霆锋、张学友主演电影《海关战线》票房破亿,后期走势越发低迷©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海关战线》是谢霆锋首次挂名动作指导,他为此还专门成立了一支名叫“锋子”的动作团队,有20人左右,而谢氏动作风格是会贴近角色的“喜怒哀乐”去设计动作。

今晚开播!王志文主演,央视发文力推,这部悬疑喜剧有爆款潜质

悬疑喜剧?

你没听错,这两个好像不搭边的元素,真的能组合在一起。

今晚开播!王志文主演,央视发文力推,这部悬疑喜剧有爆款潜质©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更有意思的是,这部悬疑喜剧,还是王志文出演。

只要提起他,似乎跟喜剧好像搭不上边。

但是,他这次破例了。

今晚开播!王志文主演,央视发文力推,这部悬疑喜剧有爆款潜质©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12集悬疑喜剧《消失的大象》,要在今晚开播了。

未播先火,说它一点也不为过。

甚至在开播前,央视亲自下场宣传。

今晚开播!王志文主演,央视发文力推,这部悬疑喜剧有爆款潜质©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在演员阵容上,可谓是颇具看点,有王志文、余皑磊、任素汐、等实力派,还有李九霄、蒋龙这样的搞笑组合。

在故事方面,悬疑的惊险刺激,喜剧的捧腹大笑,带来双重观感体验。

谍战剧《深潜》运气真好,积压5年才开播,主角成影视圈当红大咖

2024年的国剧市场,都市剧凭借《玫瑰的故事》站起来了,古装剧有《庆余年2》完全不慌,年代剧因《繁花》再次成为各大题材中的“老大哥”。

但唯独一个题材始终使不上劲儿,让人跟着干着急。

那就是谍战剧。

曾经的谍战剧在柳云龙的带领下也一度站在国剧的顶峰,《暗算》、《风筝》、《潜伏》、《伪装者》等经典数不胜数。

谍战剧《深潜》运气真好,积压5年才开播,主角成影视圈当红大咖©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但如今的谍战剧却成为国剧领域里的一块“短板”,每每提起都忍不住一声叹息。

别看《追风者》战绩还不赖,可对比经典还是没眼看。

正在热播的《孤战迷城》更是烂穿地心,黄景瑜与辛芷蕾都带不动,扑得毫无水花。

谍战剧《深潜》运气真好,积压5年才开播,主角成影视圈当红大咖©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难道谍战剧真的走到死胡同了?

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题材依旧是创作者们眼中的香饽饽。

这不,待播剧中张颂文手握一部《孤舟》,打算带领曾舜晞、陈都灵等年轻人打下谍战市场。

谍战剧《深潜》运气真好,积压5年才开播,主角成影视圈当红大咖© 由 影视剧好看 提供

还有孙红雷领衔主演的《惊弦》、陈哲远主演的《暗夜与黎明》都备受瞩目。

而眼下又有一部新作传来好消息,《深潜》暂定8月份登陆桃厂,主演阵容都是观众的老朋友,或许将成就新的天花板!

《歌手2024》迎来首场袭榜赛,亚当•兰伯特能否破局在线席位?

湖南卫视芒果TV《歌手2024》首轮揭榜赛后,歌手杭盖乐队、YELLOW黄宣正式加入在线歌手行列,与另外五位首发歌手Chanté Moore香缇莫 、那英、汪苏泷、海来阿木、Faouzia凡希亚继续征战《歌手2024》的音乐之路。而本周《歌手2024》则迎来首轮袭榜赛,袭榜歌手亚当•兰伯特与在线歌手同台竞技。亚当•兰伯特能否破局,在线歌手又将如何沉着应对?全民拭目以待。

在线歌手各出奇招应战袭榜歌手

时代金曲与新潮创作交相辉映

《歌手2024》第三场直播竞演为袭榜赛,面对亚当•兰伯特的来势汹汹,七位在线歌手在选曲上更加用尽心思,呈现出强烈的个人舞台风格。Chanté Moore香缇莫演绎《Saving All My Love For You》,在轻缓悠扬的节奏中,醇厚嗓音将情感中的脆弱与愿望淋漓诉出。

继续阅读“《歌手2024》迎来首场袭榜赛,亚当•兰伯特能否破局在线席位?”

管虎导演《狗阵》获戛纳一种关注大奖 将于6月15日上映

法国当地时间5月24日,电影《狗阵》获第77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最佳影片,这是继2006年《江城夏日》后,华语电影再次夺得“一种关注”大奖。据悉,该片将于6月15日全国上映。《狗阵》获得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最佳影片。就在同一天,《狗阵》还获得“狗狗金棕榈评审团大奖”。

《狗阵》由管虎导演,彭于晏、佟丽娅、贾樟柯、张译、周游等主演。电影讲述了十余年前的西北小镇,刚出狱的二郎(彭于晏 饰)重归故土,面对偏见,面对防备,他不知该如何开启新生活。迫于生计加入打狗队后,二郎拯救了一只流浪黑狗,他也在和黑狗的相处中获得了再次上路的勇气。生命在暗处的绽放更凶猛有力,一人一狗在互相救赎中,拥抱着彼此的新生。这是管虎第一次携电影参加戛纳电影节,他说:“我父亲是个老演员,他一直跟我开玩笑说,有机会把他送上领奖台就好了,但显然没机会了。我想今晚他在天上看着,会微笑着。感谢评委、主创、工作人员以及合作方,在艰难的时候你们给了我力量。我们的电影讲的是一个再上路的故事,我希望今晚所有的一切化成一股力量,帮助我们再上路,一直在路上,永远在路上。”影片将于6月15日上映。

2022 twobaby.net 冀ICP备20013543号-2

冀公网安备130108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