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昊宇夺得C位,韩雪精准卡位,又是一年“浪姐”成团时刻。

比起站上领奖台的12个女明星们(袁娅维赶着去《歌手》彩排,录完就走,刘忻临阵病倒,这一代的姐团连张大合影都没拍上),落选的郑妮可、苗苗、万妮达和朱丹成了“浪姐5”的意难平。

时至2024,大家都已深谙,成不成团对于女明星已是伪命题,自从宁静当年开山时大闹后台,成团就只剩形式。台前姐妹情深,幕后各自接活,把姐妹情的价值感拉到最大值。

所以,比起成团名单,早在6月27日坐在录制现场的樱桃更关注现场的一些细碎的花边。比如,周一围故意做出不情愿的样子却仍然在帮妻子助威,却用小拳拳砸着朱丹的肩膀,怎么看都是满格宠溺。

还有,谢娜和朱丹神奇的同框了。

作为2023年的年度乘风人物,谢娜返场“浪姐5”还担任主持,而朱丹虽然得到丈夫的力撑,最终却和成团名额擦肩而过。

都是叱咤多时的主持圈一姐,也因为共事于湖南卫视而关系扑朔迷离。

谢娜和朱丹如今同框,她们在画面的角落里一抱泯恩仇,即便如今早已不再是同事,也没想装的一团和气,却有种时过境迁的释然。

这可比成团,耐得住咂味多了。

谢娜和朱丹的一抱泯恩仇

用周杰伦的《双节棍》开场,紧接着再秀蔡依林的《骑士精神》,“浪姐5”的成团之夜是会搞事情的。

作为师姐和主持人,谢娜看着刘忻带队跳完《双节棍》,禁不住就上前给对方拥抱又摸脸鼓励。

学了黄晓明的端水技艺,她给刘忻组的苗苗、谢金燕等人挨个送上抱抱。

作为刘忻组的成员,朱丹最先跑向谢娜,原本以为她们会互相绕过,结果谢娜张开双手,朱丹也顺势送上拥抱,十年恩怨就此泯灭。

但是她们并没有顺势秀姐妹情深,朱丹又迅速走位,与谢娜始终保持着间隔了刘忻等人的礼貌距离,显得足够微妙。

昔日主持圈的两位“一姐”同台又同框,但她们显然不愿意逢场作戏表现出姐妹情深。

作为资深主持,朱丹未必不懂谢娜抛来的橄榄枝,只是她曾经感慨过,两人每逢互动都会引来各种争议,这也让她们最终变成了点头之交。

尤其是朱丹2013年从浙江卫视过档湖南卫视,与谢娜频传开启“一姐”之争,当年频传朱丹签约新东家却遭谢娜排挤。

对于和谢娜的关系,朱丹也很坦诚,面对媒体直言两人不是朋友,她认为她们的关系并不糟糕,只是各种声音让她们最终害怕交流惹是非,也不愿意去刻意互动显得虚伪,最终成了相望而不相交的遗憾。

所以,朱丹和谢娜陆续结婚生娃,她们从未和平常明星一样互动,显出了生疏。

如今在“浪姐”邂逅,朱丹和谢娜大方拥抱算是关系破冰,但两人并未表现出亲密无间,更像老同事重见的礼貌感。

谢娜和朱丹的恩怨从何处起?

朱丹和谢娜的过往,并非只因她签约湖南卫视时才开始。

2006年,谢娜经历过节目组的大改版后与何炅、李维嘉、杜海涛、吴昕组成的“快乐家族”开始叱咤荧屏,这让她在湖南卫视也逐渐成为了彼时的当家花旦。

一年之后,谢娜接棒《2007快乐男声》的主持。那年还未和她宣布恋情的张杰从“我型我秀”之后再度选秀,谢娜一路力挺,让话题持续升级。

在另一边,朱丹因为接手《我爱记歌词》而成为浙江卫视的当家花旦,风头也迅速直升。

原本在各自平台并不相交集,但因为都是综艺赛道,也都炙手可热,关于两人的比较从未间断。

2010年,曾有媒体票选内地综艺主持“一姐”,谢娜和朱丹分别名列前茅。谢娜一度对该活动发声质疑被人借机利用,被媒体认为是话锋对准朱丹,而朱丹也在社交平台上发文婉言无意沾染是非。

这桩风波最终由谢娜出面化解,她透过社交平台喊话朱丹打破不睦传闻,朱丹也紧接着发声称其为“亲爱的朋友”,并约定有机会要好好地聊天。

时间过去三年后,朱丹和谢娜的聊天局没有展示给观众,她签约湖南卫视,填补了李湘转约去深圳卫视的空缺

那时候,谢娜手握周末王牌栏目,还因《百变大咖秀》等节目人气飙升。朱丹过档后陆续拿到了《最强音》和《女人如歌》等大制作,被认为是拿到了湖南卫视给的巨大诚意,她们俩也一度成为汪涵、何炅在晚会上的固定搭档。

既生瑜何生亮的思维模式里,谢娜曾多次否认与朱丹争艳,两人还在湖南卫视春晚的后台贴脸合照秀亲密,但关于排挤新同事的说法仍从未停止。

这也有了朱丹在2014年面对广州日报的采访时直言和谢娜私下并不亲密,但她否认了在湖南台被排挤的说法。

一年之后,朱丹又在采访节目里再度回应与谢娜的关系。

她否认两人充满矛盾,认为两人同龄且经历相似,曾经会互相问好,但各种传闻让她们被迫越行越远,最终成为了普通同事关系。

“一姐”之争里,朱丹认定是流言让她和谢娜变得生疏,但谢娜则选择了沉默。

她们或许从未如传闻中针锋相对,但在娱乐圈的名利场里,却最终成了不太熟的同事。

不用刻意装出熟悉

后来的后来,朱丹在湖南卫视念了老东家的热线而悄然转战影视圈。多年后她表示自己因为忙碌失去了生活,所以从湖南卫视辞职,并非是因为嘴瓢被雪藏。

谢娜连生三娃也告别了曾经每周固定的栏目,走出“坡姐”身份,她把更多时间留给了家庭。

和很多辞职后各奔东西的同事一样,十年里,她们经历的人生曲折里都没有再交集。

偶尔在工作场合里遇见,她们的合影也会隔着好几个人。

认识,但不熟,她们也并不遮掩这种真实的状态。

因为“浪姐”她们再次有了交集,曾经当红主持人的身份也并未带来过多便利,谢娜在《乘风2023》被指发力过猛,而朱丹在《乘风2024》也因为不善唱跳而陷入苦恼。

时过境迁后她们再度同框,如今都是“浪姐”的她们也有了互动。

谢娜作为师姐兼主持人主动抛来话题,朱丹也大方互动,她们没矛盾,但也不硬装出惺惺相惜,只是工作场合再次遇见的彼此尊重。

比起十年前的巅峰时刻的锋芒毕露,这十年,谢娜经历转型蜕变,还曾在第二胎产后心情低迷,一度减少工作。

朱丹在产后复出因为连环嘴瓢加上一句sorry而留下心病,甚至告别了主持圈。

人过不惑之年后,她们都并不愿意被卡在瓶颈。

谢娜挑战演话剧,也开始接一些走心的节目,朱丹在周一围的支持下努力唱跳,再次重遇的她们心境已经大不相同。

7月4日,朱丹被樱桃问及在舞台上再遇见谢娜心情如何,她言辞中不缺欣赏,她眼里的对方能出现是惊喜,而谢娜变得沉稳也让她觉得气场全开。

这种欣赏仍然跨不过时间海,她们不会表演式的在镜头前装熟悉,礼貌拥抱关系破冰,但也并未因此就成了掏心掏肺的老友。

这场邂逅充满了一众宿命感,但又是娱乐圈遍地姐妹情深里难得的真实。

娱乐圈的同事,其实和我们的老同事也差不太多。再次遇见,彼此都打心底认定还不错,但也就哪说哪了,不需要显出情深意切了。

2022 twobaby.net 冀ICP备20013543号-2

冀公网安备130108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