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相思第二季》最新的剧情中,小夭终于从相柳的口中得知了抢婚的真相。

原来,相柳不过是被他人重金收买的工具人,真正策划抢婚事件的另有其人。他不是别人,而是小夭念念不忘的涂山璟。

在皓翎王姬与赤水族长大婚之前,整个大荒到处是伤心失意的人与不快乐的灵魂。对于这场声势浩大、规模宏大的婚礼而言,最不开心的人毫无疑问是涂山璟。

如果在大荒对这场婚礼进行一次“谁赞同、谁反对”的表决,最先投出反对票的一定是涂山璟与相柳。本着情敌的情敌就是朋友的原则,涂山璟找到了相柳,要与他进行一场交易——相柳负责破坏小夭的婚礼,作为回报,涂山氏将为辰荣义军提供三十七年的粮草。

涂山璟与相柳,本来应该是情敌相见、分外眼红。但是,在利益面前,爱情也可以进行买卖。涂山璟有钱任性,自然可以一掷千金;相柳没钱认命,只能充当赏金猎人。

青丘公子是个聪明人,他深知,想要阻止小夭与丰隆的婚礼,放眼整个大荒,只能由相柳出马。

毕竟,破坏皓翎王姬与赤水族长的婚礼,是一件风险系数大、难度指数高的事情。小夭与丰隆的身份太过特殊,两人之间既是跨国婚礼,也牵涉朝堂政治,一不小心就会面临严肃追责、多国通缉,搞不好就是身首异处的结果。

因此,涂山璟环视了周遭,这才将相柳锁定为合适的人选。

首先,相柳有破坏的动机。相柳与自己一样,深爱着小夭,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王姬下嫁一个不喜欢的人。

其次,相柳有破坏的能力。相柳是双卡双待,一个人、一张脸、两重身份、两个马甲,这样的优势不是他人所能比的。

既有破坏的心思,又有破坏的实力。相柳简直就是抢婚的不二人选。

不过,即使有这样的前提,涂山璟依然无法确保说动相柳。在与相柳的交易谈判前,涂山璟是这样说的:

涂山璟:我有一笔交易要和你谈,我想请你阻止小夭和丰隆的婚礼。

相柳:你以什么身份让我帮你?

涂山璟:叶十七。

相柳:叶十七付不起。

涂山璟:但涂山璟可以。

谈判是个技术活,讲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国人向来信奉师出有名的信条。毕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涂山璟要想说服情敌相柳帮助自己,就一定要找到合适的切入口来开启话题、打动对方。

在这场谈判中,涂山璟也玩了一把双卡双待的独特体验。他同时搬出了叶十七与涂山璟两个身份

叶十七的心,涂山璟的钱——前者是动之以情,后者是晓之以理。果然,在涂山璟情感攻势和钞能力的双重加持下,相柳接下了这单大生意。

不过,这里面有一处细节特别值得关注。在交办任务时,涂山璟对破坏婚礼的要求是这样的,“我希望你能在婚礼之前阻止,不要惊动他人,把伤害降到最低。

涂山璟的要求很清楚,既有行动时间,又有行动规范,为抢婚奠定了基础、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

然而,相柳最终的抢婚行动却完全是反向的操作。他在两人婚礼当天、礼成拜堂之前,众目睽睽之下,用毒誓作为要挟,直接带走了小夭。

相柳的这番操作,侮辱性极强、伤害值拉满,将大型婚礼现场变成了大型社死现场。这样极端的方式,不仅羞辱了小夭,惹恼了丰隆,还失了皓翎的国体,丢了西炎的脸面。

明明雇主有明确的要求,相柳为什么还要自以为是、一意孤行呢?

事实上,在相柳决定接下这单生意时,他就当场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当时,相柳曾对涂山璟这样说道,“生意我接了,怎么完成是我的事,不劳费心,我不喜欢雇主指手画脚,生意怎么做、价钱多少,只能我说了算。

丑话说在前面,麻烦留在后面。对于抢婚一事,相柳早就给出免责声明。他的独断专行、自作主张,有着自己的打算。

相柳知道,小夭嫁给丰隆不过是权宜之计,她根本就不喜欢这个呆头呆脑的年轻人。如果,破坏婚礼的手段太柔、影响面窄、伤害值小,一切就有转圜的余地。

就像在成婚的当天,相柳从斜刺里杀出,当众破坏两人的婚礼。但是,小夭却依旧坚持,当场怒斥道,“立即离开,以后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不要理他,我们继续吧。我不想错失吉时。

你看,即使到了这样的境地,小夭仍要坚持完成婚礼。

相柳深知,分手就要彻底,不能拖泥带水。只有将抢婚闹得动静越大、事情做得越绝、影响越是恶劣,才能彻底断了小夭与丰隆的姻缘。所以,为了拯救小夭下半生的幸福,他才选择了最残忍的手段、最极端的方式。

小夭当众尴了尬、出了丑,从全天下身份最尊贵的王姬,瞬间变成大荒内最被鄙视的女人,如此一来,她自然也就与丰隆、与他人再无可能。

在第一季中,相柳曾对小夭说过,希望你醒后,不会恨我。

舍命也好,抢婚也罢,在前世今生的宿命中,在生死爱恨的纠缠里,相柳一直都深爱着小夭,只是换了种方式而已。

2022 twobaby.net 冀ICP备20013543号-2

冀公网安备13010802001966